香港IT邪見 : “無輪用”

香港嘅IT界普遍充滿住一種叫“無輪用”嘅邪見,不停笑人地重複發明輪子,由朝到晚幻想自己可以發明一樣野震驚世界,之後全世界就會跪係你面前,其實根本就無可能。呢種邪見係學界同政界大行其道。呢班友”發明”左一啲野嘅時侯先致發覺佢嗰舊垃圾根本無法從人地啲系統到做整合, 人地唔會理佢地嘅時候又想自己單幹, 到嗰個時侯先發現自己根本無輪可用, 舊野淪為學術垃圾實在搞笑. 本篇文會解釋呢一種奇特嘅現象。

Computer Science本質上係applied science,佢唔係pure science, 所有野好講累積,無論軟件同硬件都係咁. 美國咁強大就係因為佢地由day由就不停累積. 以web technology為例, 由最底層嘅protocol, 到上少少嘅web server, 再到最上層嘅framework同browser, 根本就係環環相扣. 香港人就永遠剩係捉住一小點黎研究, 以為佢嗰一點野只要有少少突破, 上下層嘅人就會好接受嗰樣野而被佢地領導, 成班根本就未訓醒. 人地google對web technology全面掌握, 由軟件到硬件都有好強嘅操控性, 當人地話要搞http/2嘅時侯, 人地話搞就搞, browser, server side, framework話轉就轉, 呢啲所謂嘅”輪子”根本就係google最大嘅創新本錢. 你睇下人地F1車隊, 每一件零件都可以自己改裝同設計, 咁樣先至可以發揮架車嘅最大性能, 就係因為咁人地先可以有創新. 而香港班IT技術白痴就開口埋口話人地做左, 所以自己唔洗做, 又或者自己未諗到點做到世界第一就唔做, 呢種無知思想就係計0codePM之後阻礙香港係IT崛起嘅最大障礙.


IT界充滿住大量低EQ阿叔,初初出黎做野嘅fresh grade好容易會分唔清呢班友究竟係有料定無料,呢篇文比一啲貼仕大家

無料低EQ阿叔通常會係最初識你嘅時候表現出以下反應

  1. 好Nice
  2. 好似好有經驗咁,做乜野都好似有大量經驗
  3. 好有人脈

但當你識左佢一排嘅時候,佢就會表現出以下反應

  1. 你唔認同佢嘅時候,佢會黑面,做人好小氣。個心成日諗點封殺人,其實自己根本就無料去封
  2. 做事三分鐘熱度,搞下呢樣搞下嗰樣,無件事可以堅持到幾年
  3. 根本無動手能力,做乜野都係靠人

當你預見呢種阿叔,千其唔好落單同佢地合作任何野 !!!


我地唔好亂咁屌PM, PM如果識code就係自己友 !!!


泛民IT人俾我嘅感覺就係小氣,暴燥。小小事就unfriend人block人,佢地只會容許自己個friend list係啲和議佢地嘅人,如果佢地入到立法會,做埋創科局局長,佢地將會比共產黨更加專制,起碼共產黨唔會係facebook到屌人老母。

至於暴燥,我諗呢一點唔洗太多解釋。就算我地真係鐘意民主,其實都唔應該投票俾佢地。一個爆燥嘅議員同官對市民一啲好處都無。


香港PM權力過大而能力過弱

香港PM權力之大對比他們的能力,可以話是徹底的反比。可以體現在這幾點:

  • 管理開發而不懂開發,他們的技術能力已經跌至連一個for loop都寫不出的程度,你不信可以問下自己個PM叫佢地寫個loop print 1 2 4 8黎睇睇。
  • 管理設計而根本未曾試過動手設計。一個連PS同AI都未識用嘅PM,成世人根本無試過用隻手去設計一個軟件嘅UI,但係designer設計嘅同時不停提出過多白痴嘅意見。
  • 管理架構而根本未做過架構。講個祕密你知,香港嘅PM連UML都未識畫,佢地嘅極限就係“知道下”咩叫class diagram,但其實佢地嗰種知道同睇八婆雜誌無分別,因為歸根究底佢地根本唔識OOP。
  • 管理Schedule而根本對風險零認知。一個連for loop都寫唔出嘅0CodePM無可能預知團體會有咩風險,一有事就得一個字“屌”


香港0codePM如何摧殘Fresh grad之手段

香港0codePM知道自己無料,但因為工作需要“指揮”Programmer工作,所以其實好驚俾人知道自己乜都唔識,由其是俾fresh grad知。為求得到心靈安慰,所以佢地會不停嘗試去同化身邊所有人,令其他人以為做管理真的可以完全不懂技術,所以佢地會做出以下舉動:

  1. 不停向下屬硬推自己坐係manager“高位”完全同識唔識技術無關。呢一種白痴分辯證法倒果為因,同話比你知因為佢地存在所以地球仲未爆一樣無知。佢哋坐到manager呢個位只係因為香港社會無知而矣。
  2. 不停同你講佢N年前識乜乜柒柒,又cobol又C,嘗試令你以為佢哋當年技術好掂但係技術無發展先轉PM,其實根本佢地嘅人生就一開波就呃飯食!
  3. 用一啲所謂嘅流程去過度管理開發,仲要不停吹係因為嗰啲垃圾流程所以先搞得成個軟件,用盡全力抹殺Programmer嘅貢獻,令一眾freshgrad對技術失望,進而摧毀信心。
  4. 不段有意無意話自己識好Q多人,扮都好似睇通哂所有技術,玩到好以頂峰甘,吹到條路好長好遠令你對技術產生恐懼,希望你早啲收皮。

香港嘅0codePM已經深入每個IT領域, 包括R&D, SI, Startup, 政府,銀行。香港嘅IT界可以話已經去到末期癌症,但大家唔洗灰心,我地仲有最後一次為香港去清毒素嘅機會,而家我地要團結所有技術人員對0codePM發起總攻擊,第一步就係去facebook/高登/連登舉報0codePM


我個人認為, 香港Programmer嘅國際地位可以用個"無"字黎形容, 以下係我嘅觀點:

  1. 大型嘅Coding conference根本唔會落地香港, 如果香港真係甘多勁code嘅人, 呢點點可能係事實
  2. 香港人係戰略性嘅IT項目無出力, Software同hardware就好似一棵樹甘, 你可以幻想cpu係最底, OS中間, server再上面, web係最頂. 每一層都有一啲無比重要嘅軟件組件, 但香港人基本上無出過力. 幾十年停留係web同app. (呢個係一個比喻)
  3. 香港無IT出版業, 我地嘅Coding思想無法輸出海外. 主流Coding網店都唔係香港人搞, 思想無法輸出.

我建議由政府出資(但千其唔好出手)分階段強化香港IT兵團:

  1. 每月以月薪一萬元請1000名大學生創作開源項目, 題目由得佢地自地定, 但要見Code, 一年燒1.2億
  2. 資助1000名業界愛Code人仕用工餘時間參加open source project, 月薪8千, 要見Code, 一年燒9千6百萬
  3. 招攬全港Coding精英, 組建香港編程隊, 全職五萬, part time兩萬, 為數500人, 分兵直接攻打戰略性軟件例如OS, lang compiler, framework, VM, database等, 以奪取話語權 (係話語權唔係控制權, 現階段無可能取控制權), 一年燒最多3億
  4. 組建香港精銳編程隊, 選勁嘅100人, 選定一兩個領域搶灘. 如果攻得入, 我地仲有最少1500人後備部隊可以立即參戰, 勝算一定有.
  5. 加加埋埋一年都燒唔到10億, 其實搏得過


[一層架構師]

識一層唔可以叫做架構師,剩係識java唔可以叫做架構師,起樓起一層唔可以叫建築師,應該叫裝修。如果剩係起一層應該腳踏實地叫programmer。

職號空談化導致社會混亂,有人混水摸魚,推向0code深淵

Peter Cheu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